首页新闻动态工作动态>商务动态

国企武商的“进”与“退”

发布日期:2020-08-17 10:03:03    文章来源:长江日报

8月11日清晨,武商梦时代广场6万多平方米的施工现场,塔吊林立,3000多名工人正如火如荼地加紧建设,他们要把延误的工期夺回来,完成今年年内封顶目标。

这是武汉首批复工复产的重点项目,国企武商又一次冲锋在前,抢工期、抓机遇、夺市场,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

疫情最严重时候的“逆行者”、复工复产后的“先遣兵”,再到促发展的攻坚力量,作为武汉商业国企的标杆,武商集团彰显出国企使命担当。

■ 守卫家园,“暴风眼”中“进”与“退”

“进”——35家超市保障3100个小区生活物资供应

疫情期间,武商集团旗下的35家超市保障了全市3100个小区的生活物资供应,平均1家超市要服务88个小区。提供10元特价蔬菜包80万份、国家储备冻猪肉2100吨,配送各类套餐210万份。

在向长江日报记者列举这串数字时,武商超市总经理朱曦感慨:“如果说淮海战役是独轮车上推出来的,那疫情中的社区团购就是超市人用手清点出来、用肩扛起来,用购物车、私家车跑出来的。”

1月23日凌晨2时许,武汉“封城”的消息划破黑夜。3小时后,武商超市总部集结全省75家门店店长召开紧急视频会议。会议主题只有一个:保供应,不涨价。

因有集团的先期预判,武商超市消毒水、口罩以及民需生活保障商品充足,可困难依然存在。

年前不少外地员工返乡了,人手严重不足,有车没司机、有货没搬运,怎么办?

武商集团一声令下:“举全集团之力保供。”1月28日,集团人事部下发指令不到6小时,由集团管理干部临时组成的300人保供应急突击队成立,这其中,还有一支40人的娘子军。

武商超市采购部的王艳就是娘子军中的一员。1月29日,537吨的保供物资从全国各地到达武商超市庙山配送中心,刚刚成立的保供应急突击队员们收到了要去庙山支援的消息。“我送你过去!”看到王艳要去庙山,丈夫主动当起了司机。原本只是送妻子上班,可到了现场看到500多吨的物资摆在那儿,他开始心疼妻子了,立即从车里跳出来,加入到了搬运队伍。

王艳已经记不清丈夫送了她多少次,但只要接到命令去庙山,丈夫就是确保妻子能够正常上下班的“专车司机”,也是与妻子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

疫情期间,包括王艳丈夫在内的众多武商家属自愿加入保供“后援队”“家属团”,成为保供一线一道最美的风景。

家住百步亭社区的何隽峰是一名还未毕业的大学生,他的妈妈洪云在武商超市党群部工作。

洪云看到小区业主群反映物资团购难后,主动站出来担任小区团购群团长。做团长第一天,洪云就接到了2000份政府储备冻猪肉订单。她在心里算了一下,一份冻猪肉15斤,2000份就是3万斤。

不会开车的洪云打算用家里的私家车做运输,她向儿子发出求助,没想到娇生惯养的儿子一口答应。洪云又叫上其他5位有车同事一起帮忙,从搬运到运送再到最终分发到居民手上,他们花了一下午时间。“6台车,我们整整跑了4趟。”洪云说。

受此启发,武商超市总部动员有车员工都来当社区团购志愿者,“后备厢里的武商超市”就这样形成,大家“私车公用”,打通了超市保供的最后一公里。

洪云带着儿子,在疫情防控的两个多月里,帮助百步亭3000多户居民团购物资。

武汉“解封”后,何隽峰将这两个月的所见所闻创作了一幅抗疫手绘画,用微信发给母亲。他写道:“妈,以前我从未觉得你的工作有多伟大,可经历了这次疫情,我深深感到你就是我心中的超级英雄!”

“退”——把最金贵的物资留给顾客,员工自觉不内购

“看似皮糙肉厚,实则曾经沙场,哪有一战成名,只有百炼成钢。”即使已经过去几个月,但每次念到这句话,朱曦都非常激动,作为武商超市的大当家,她总是用这句话鼓励和安慰员工。

2月26日临近饭点,惠济路店员工王璐和另外几位同事商量着中午改善一下伙食,“今天不吃泡面了,咱们去买面包吧!”已经整整吃了一个月的泡面,闻着烘焙房里的面包香,大家都想换换口味。约着去了面包房,烘焙师傅一数,当天做好的面包刚够社区团购的订单,给了王璐他们一袋,就少了一户居民的。几人一商量,决定还是继续吃泡面。

在“封城”的那段时间里,面点、果蔬、猪肉都是最金贵的物资,为了保证千家万户的生计,武商超市人想着法、克万难保供应。

政府储备冻猪肉需要专业锯骨机才能切割,超市里常备的几台锯骨机根本满足不了需求量,超市紧急调配资源购买锯骨机。后来实在买不到设备了,就靠纯人工手砍,这么一来二去,往往10斤冻肉会有一两斤的损耗,“无论如何,这个损失不能让老百姓来承担,我们企业自己认!”在武商人看来,这是国企的担当。

在武商超市百圣店,每天近3吨的冻猪肉订购量全靠43岁的许雅清和另一位同事来分割。3月8日,锋利的锯条划破了许雅清的手指,受伤到缝合的8小时里,钻心的疼痛都没有让这个女汉子掉一滴眼泪。

3月18日,正在门店忙着社区团购打包的方莉收到了一张过失单。在公司的日常安全巡检中,她所在的岳家嘴店超市门口发现了一个烟头,忙得晕头转向的方莉对这个罚单一肚子委屈,“一是烟头在超市外,二是特殊时期为何还要这般严格”。除了这张罚单,方莉还在当天的门店店长视频会议中公开检讨。

越是关键时期越不能放松企业管理,这也是国企优质优品的服务理念。事后,对这张罚单,方莉心服口服。

在武商超市总部大楼办公区域的走廊里,悬挂着一幅格外显眼的漫画《武商超市忙配送》。漫画作者是百步亭社区的一位普通居民,他专门用这样的方式回赠超市人。比起保供期间获得的无数荣誉和锦旗,这份馈赠最为珍贵。

■ 复苏商业,提振信心“进”与“退”

“进”——迎来重启后第一家国际大牌化妆品

8月13日,在武商广场直播间里,品牌CPB主播况雨正在卖力为网友演示多款套装的效果。平均一天两场直播,已经成为武商直播间的常态。自2月22日开启首场直播后,截至8月12日,武商广场的247场直播带动销售3700万元。

疫后躬身入局,武商集团各个实体店“云”上、“云”下轮番出奇招,直播间、社交群、朋友圈变成了新“战场”。3月下旬,百丽鞋业一场直播销售412万元,一举拿下全国鞋类单场活动销售桂冠;6月10日携手滔搏运动旗下13大品牌开展“闪促”,线上、线下联合营销,销售额突破2446万元,稳居运动品类单场活动销售全国第一。

武汉商业重点工程项目——梦时代广场因为疫情延误了工期,在武汉宣布复工复产后,武商集团联动中建三局,包12辆大巴车,分别从湖北、河南、四川、安徽、江西、福建等地接回了1000多名工友。

长江日报记者在梦时代施工现场碰到木工李峰泉,他正和其他工友在烈日下支拆混凝土成形模板,汗水湿透了师傅们的衣衫。李峰泉3月23日从老家四川乘坐统一安排的大巴车赶回武汉。当记者问他当时怕不怕时,李师傅抹掉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大家都愿意回来出份力。”

如今“梦时代”这座超级商业航母已整体施工到地面6层以上,部分区域施工到第9层,幕墙安装等外立面作业陆续进场施工。项目部总经理方琳很有信心:“年内主体结构封顶没有问题。”

自3月30日实体门店陆续开门营业后,武汉商业迎来了曙光。5月10日,武商广场销售恢复至去年同期七成;仅隔几天,5月12日护士节,武商广场销售恢复至去年同期的八成;“6·18”大促,武商广场化妆品销量破千万,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超300%;截至目前,与去年同期相比,国广奢侈品牌销售增长了50%,其中珠宝品类增长了100%。

提振信心,国际大牌纷纷看好这里。7月6日,武商广场重启后第一家国际大牌化妆品GUCCI彩妆开门迎客。科蒂中国奢侈品部销售总裁陈筠絜介绍,他们从武广疫后的销售数据中看到了武汉爆发的消费潜力,于是推动武汉店开业进程,开业前还在连夜搭建场景及内饰,终于如期与武汉人相约。

在GUCCI彩妆落地武汉满月之时,长江日报记者再访,GUCCI彩妆柜台前围着十余位顾客,5位员工忙得应接不暇,每位销售要同时接待两三位顾客。“武汉的7月正值梅雨季,原以为会影响客流,但意外的是,武汉人仍冒雨赶来买产品。”专柜销售说。

不仅是GUCCI彩妆,SK-II、娇韵诗、雅诗兰黛等顶尖品牌正通过线上直播、展柜外摆等形式追赶业绩。SK-II武广店店长李聪介绍,去年同期,我们每月的销售任务是250万元,今年7月已达300余万元。“力争下半年销量重回全国前五。”这在李聪看来,是可以完成的目标。

“退”——开绿色通道,78天提前支付近11亿元货款

“噌噌”往上涨的销售数字背后是“退一步”的气魄。

5月9日,武汉市政府出台“三免六减半”政策,武商集团再次积极响应,同时还想方设法为供应商纾困。

总部在北京的玫尔美武汉区域负责人邱璇告诉长江日报记者,武汉“封城”那天公司因为账期没到,年底资金周转链断裂,员工的工资成了难题。邱璇一筹莫展。意外的是,武商广场主动联系到她,“不要结账单,不走平时流程,只要一个微信截图作为回款证明,我们可立即先打款”。平时45天的账期,这次3天完毕,上百万元的货款到账,顺利解决了员工过年的薪酬。

78天里,武商集团提前打出去了近11亿元的货款,缓解了全国各家供应商的燃眉之急。

鹿港小镇首席运营官彭涛说,武商因地制宜提出“免除固定租金,按照实际恢复程度收取租金”,从商户承受能力出发制定的“一月一策”确实让他们吃了“定心丸”。

8月12日,萌芽齿科内,多位顾客正在店内进行口腔诊疗。市场总监王菁说:“疫情发生后,员工、医生都不能上班,销售等于零,租金压得喘不过气。后来接到武广电话,说闭店期间租金和物业费都免了,睡觉都踏实多了。”目前,该店一天接待20多位顾客,正逐步恢复到疫前水平。“我们8月交的租金也是开业以来最少的,商场根据我们的营业状况来调整,很灵活。”

■ 加速内循环,刷新武汉商业全国地位的“进”与“退”

“进”——谋划布局大市场,新增长动力全面发力

加速内循环,寻求新的增长动力,梦时代广场正在加速工期,今年年内必须封顶。

起名“梦时代”,因为这里承载着这一代武商人想要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商业帝国梦想。

购物中心里看电影不稀奇,溜冰也不新鲜,但在“梦时代”里要装进弹射过山车、商场顶层开设滑雪场,这些挑战极限的设想,让请来的全球顶尖设计专家直摇头。

但这一切不可能,武商要将其变成现实。

室内弹射过山车要从三层贯穿至八层,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防震。为了攻克这项技术性难题,项目团队反复认证了一年。

另一个极限挑战便是在顶层开设滑雪场,建筑承重、防水、保温、节能环保等都是从来没有遇过的难题,项目总负责人钟子钦形容它像阻挡在武商人面前的“大怪兽”,遇到一个打一个,直至最后项通关。用时两年,项目认证终于完毕,9月份雪场施工队即将进场。未来“梦时代”里,热水供应系统全部来自滑雪场产生的热能。

梦时代广场总建筑面积80万平方米,建成后,将成为全国最大的室内商业“巨无霸”,这里已不再是传统意义的购物综合体,而是一个适合各个阶层、场景应用的社交平台。

而在汉口,常逛国广的市民发现,最近这里也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一楼奢侈品区域,LV、Burberry、Gucci、CARTIER等门店门口均排起长队,二楼以上部分区域正在打围重装。

受全球疫情影响,奢侈品消费需求被保留在本地市场消化掉,与去年同期相比,国广奢侈品牌销售增长了50%。

释放的信号,更加坚定了国广阔步前进的信心。7月31日起,国广将分区域升级改造,此次将是国广继2011年全新开业以来最大一次调整。改造后的国广,会更大气,更有国际范。彻底去除百货类布局,形成“全购物中心化”,将灵动水景搬进购物中心,改造中庭,腾出更多空间为消费者创造休闲区。品牌店也将升格为全国概念店、黑标店,赋予品牌更多文化内涵。

正在改变的还有位于青山的武商众圆广场。8月10日,长江日报记者在众圆广场二楼和三楼服饰区看到,很多店铺门口张贴着显眼的“折扣”广告牌、店内货架上标着2-3折的折扣信息。“一百多元买了一条名品西裤,99元买了一件T恤,”正在逛街的田女士向记者展示了她当天逛街的战利品,“千元内就能搞定大牌全身穿搭。”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众圆广场开始逐步向城市奥特莱斯转型,目前60%的店铺已从正牌店转为折扣店。今年年底,众圆广场将正式更名为众圆城市奥莱购物中心,除了原有品牌店直接转型外,还将引入部分轻奢品牌折扣店。而广场街区化改造已在7月31日全新亮相,每天下午4时后,内街的热闹才刚刚开始,街道两侧的各类小吃飘香,电玩区是年轻人的聚集地,还有孩子们最爱的兔子、仓鼠、小金鱼等萌宠……“可以一直嗨到凌晨。”“95后”王子阳和朋友们最近都将约会地点改在了这里。    

“退”——下沉市场寻求广阔发展天地

5月10日,武商黄梅购物中心项目正式落子黄梅县,面积约5万平方米,是武商旗下首家微型购物中心,预计明年底开业。建成后,也将成为黄梅迄今规模最大的商业综合体项目。

下沉市场寻求广阔发展天地。在进一步提升巩固武汉市现有大型购物中心市场地位的基础上,武商集团瞄准省内三四线城市,沉下去,以轻资产方式扩张,形成集团新的利润增长点。

7月30日,在武商集团2020年下半年工作会议上,董事长陈军坦言:“武商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寒冬,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场硬仗,也是一项武商复兴的伟大事业,而这又恰恰是磨练和考验我们的时候。”但他也信心满满,61岁的国企武商就是要关关难过关关过,而今迈步从头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