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叶开泰,半部中医药史

发布日期:2018-09-28 10:09:47   文章来源:商务局


 

请听叶开泰的故事←

    汉口“叶开泰”药店称为中国四大中药店之一(其他三店是,北京的同仁堂、杭州的胡余庆堂、广州的陈李济) 

 

    明代崇祯4年(1631年),因李自成造反,安徽大乱,一位叫叶文机的汉子随父亲逃难到汉口。其父是一个民间老中医,号称叶神仙,两人在今汉阳古琴台附近摆起了药摊,行医卖药。1637年,叶神仙去世,叶文机继承父业。当时湖南岳阳一带瘟疫流行,他前往应诊,用药灵验,甚见功效,深得驻军简亲王的赏识并予赞助。于是,他借这一财力在汉口鲍家巷口找了间房子,挂出了“叶开泰药室”招牌。取名叶开泰,乃叶神仙之嘱:“叶家药铺开业,只图国泰民安”,以叶氏之姓加开泰之意,便名为叶开泰。叶文机自制成药,并悬壶应诊,以医荐药,由于医药两便,很受百姓欢迎。 

 

 

    第三代中的叶宏良接手“叶开泰”时,社会局势逐渐安定,他将药室迁到汉口大夹街(今231号)更名为“叶开泰药铺”。叶宏良不仅擅长理财,而且勤于治家,叶家官仕屡出。其长孙叶名琛科举入仕,1850年升为两广总督,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叶名琛为英军所俘,为保名族气节,叶名琛怀着“士可杀不可辱”的决心,最后吞石自杀,死于印度的加尔各答。由于群众对叶名琛的怀念和尊敬,“名人效应”使叶开泰的名气日益俱增。次孙叶名沣,在长兄爱国精神的激励下,继承祖业,刻苦钻研中医药理和成药配方,自制出独特的名牌产品“八宝光明散”、“虎骨追风酒”、“人参桂鹿茸丸”、“十全大补丸”等中成药,畅销于省内外并远销港澳及东南亚等地,各地求医问药者源源而来,常年不断。叶名沣随即扩大作坊,发展生产,又使叶开泰这块金字招牌更进一步增添了光彩。 

 

 

    从乾隆到咸丰这段时期,大约一百年间,叶开泰兴旺发达,所走的途径就是,首则搞好药业,发展生产;继则培养人才,科举入仕。由此亦官亦商,政商结合,官场与药店相呼应。 

 


    当时称叶开泰新三房的孟纪、仲星、风池,继承先辈衣钵,走亦官亦商、图名图利的路子。政治是靠山,业务是主打,他们对内扩充范围,前店后厂,吸取过去传统的经验,认真修订配方和精选药材,大量自制参桂鹿茸丸等名产成药,力求货真价实,顾客满意。对外则大张声势,广泛宣传。1870年,在汉口药材行,因无专业会馆,把药帮会馆三皇殿重建,以作同业会馆之用。叶开泰为了取得在八大行中的地位,捐了巨资支持修建,并加入了这个组织。在三皇殿落成时,叶开泰借此机会,为叶名琛之妻叶汪氏作寿,在三皇殿设觞古演三天,曾轰动全市。为了适应市民心理,按照叶名琛反洋遗训,提出不买洋货、不点洋油灯、不用洋米等,以期抵制西药,扩大服食中药的宣传。 

 

    到了辛亥年间,叶开泰曾毁于兵燹,店中元气大伤,家庭又不和睦,经理吴冠文年老退辞,缺人挑业务大梁,叶开泰一度陷于困境。不久,在叶凤池的主持下,聘请戴廷耀任经理,在本店原基础上搭盖店屋恢复营业,依靠全体员工积极努力,做到边购料边制造边销售,以加速资金周转。在原材料供应上,借助于药材行的老友陈顺廷、毛光柏、陈寿臣等大力支持和供给,此外还向儿女亲家高瑞记借得白银三千两,就大夹街的陶家巷住宅基地,兴建店屋。经过半年时间的努力,使叶开泰药店化险为夷,迅速恢复旧观。到1912年春,重立新帐,叶开泰资金定为白银六千两,再一次为叶开泰重奠基础。 

 

 

    民国以来,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一般工商户都感到业务难撑,但是叶开泰药店由于有叶凤池的“长袖善舞”,对内对外,应付自如。直到1930年,叶凤池去世,在此20年,叶开泰不仅未受时局影响,反而营业额一直上升,年度总额,由20万元增至40万元,最高达48万元。在1927年年终结算比1912年基金增加74倍。从1859年至1930年,合计72年,是叶开泰的鼎盛时期。 

 

 


    1931年,武汉发大水,市场停业,农业歉收影响产品销路,也使叶开泰的营业额骤减一半。连续数年,业务也难以好转,资金转不过来,再加上叶风池已故,挽回困境乏人。这样,叶家只得节省支出,消极应付,仅靠聘用经理和雇用职工,勉强维持,但还是收入少,开支大,生意每况愈下,不能复振。 

 

 

    到了1938年,日寇侵占武汉,形势巨变,叶开泰全家人口达80余人,除小部分年富力强的疏散重庆外,其余老幼留汉,迁往汉口法租界。店中的珍贵细料药材,转移坤厚里租屋堆存,其他就留在店内。那个兵荒马乱的日子,抢劫成风,堆存两处的货物,几乎被抢一空,损失惨重。为了维持生计,几经协商,打破不设分店、不售饮片的祖传遗训,在汉口车站路租了一个铺面,开设分店,以渡难关。1944年,美机轰炸武汉,市场萧条,叶开泰药店关闭。抗战胜利后,市面通货膨胀,民不聊生,叶家人口虽多,但老一辈的叶范斋、叶蓉斋染上鸦片烟瘾,不管店事;下一辈的从小娇生惯养,贪图享受,不求上进。叶开泰这所百年老店从1930年武汉发大水开始到武汉解放,逐步衰退沉沦。 

 

 

    武汉解放后,百年老店获得新生。党对私营工商业采取限制改造政策,叶开泰经营中草药品,有利于国计民生,党和政府关怀照顾无微不至。1952年,政府对私营药店实行限制,规定不准生产成药,武汉各中药店集资筹建中联制药厂。叶开泰顾虑户多人众困难大,转厂有所顾虑,于是与陈太乙、陈天保两家同行大户联合,申报成立健民制药厂。在建厂初期,抽调部分有管理经验和生产技术的员工,抓紧时间,抢修设备,很快投入生产。叶开泰留下的部分力量,继续经营商业,以维持开支。到1956年公私合营高潮来临,叶开泰无论制作与经销,全部申请交公,全体在职人员都由国家统一安排。即工业制作仍留在武汉健民,而商业经销则划入武汉市药材公司,并在该公司保留“叶开泰”商业经销品牌。 

 

 

 

    武汉市药材公司下属叶开泰药业分公司于2002改建为武汉叶开泰药业连锁有限公司,总店设在中山大道549号,次年即通过GSP认证。公司获得国内贸易部(后为国家商务部)颁发的“中华老字号”称号,“叶开泰”商标获得国家商标局颁发的商标注册证,并于2014年荣获“武汉市著名商标”称号。公司现已有十余家药店,多年来连续获得省、市部门授予的“放心药店”、“质量信誉药店”、“物价信得过单位”等荣誉称号,并将继承发扬“中华老字号”光荣传统,努力实现“诚信为民保康泰”的服务宗旨。 

 


 

    汉口叶开泰药店为何历经三百余年,靠的是一套经营之道,一批传世的名牌产品。医药乃性命攸关的行业,叶开泰各代经营者都非常注重产品质量。药店两边金字匾上写着“修合虽无人见,诚心自有天知。”他们认真选用剂方,精选原料和精工监制。做参桂鹿茸丸一定要用一等高丽参;制八宝光明散得麝香和冰片指定要著名药材行的货品;制虎骨追风酒的虎骨必购前有邦骨、后有凤眼的四腿来熬制虎胶。原料的选配,由负责的“老总”亲自掌握配方剂量,先必须分别配制磨粉,再进行合剂。在烘制丸药时,必须用各种烘箱将各个品种分别烘干,所用的木炭必须击碎,以灰覆盖,让丸药缓干,以保持药味经历不变。虎骨追风酒投料封缸后,夏季以2个月,冬季经4个月后方可启封,以保质量。在叶开泰制药作坊的门首屏风上,“宁缺勿滥,不好再来”八个大字时时警醒药事人员的质量意识。 

 


    后辈经营者如叶凤池还借鉴了国外经营方式,总经理直接监督领导,设经理一人综理店务;设副经理两人,分别掌管销售与生产;另设事务员,专管生活福利。叶开泰还建有会统制度,设有生产动态核算日报表,工人劳动生产收益登记表,产品营业收入分配核算表等,这既可作记账的依据,也可及时反映情况,可谓一举两得。对内还分别在每年传统佳节举行全店职工聚餐会,由总经理亲自致辞慰问,借此鼓励大家要以店为家,齐心协力。职工每年可享受休假72天,工资如数照发。设立类似互助储金会形式,要求职工分期存入本人四个月新水,可以享受养老照顾。对外以乐善好施著称,抛舍大量一般药品给贫苦百姓。对于施舍乞丐,每天用好钱一百文,装在柳簸内,由专人发放。这虽花费很多资金,但广大群众也为叶开泰作了无形的广告宣传。 

 

 

诚心制药叶开泰

 江城百年老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