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专栏信息服务>调研参考

数字经济大火,湖北哪些上市公司将受益

发布日期:2020-07-15 10:14:41   文章来源:湖北日报

复苏,是今年二季度以来中国经济的关键词。

如何乘风破浪、加速复苏,是全国各地持续推进的工作。有着强大韧性的数字经济,便成为各地政府疫后重振的主要抓手之一。

在此背景下,多地出台了加快支持数字经济发展的相关文件,湖北也不例外。

6月以来,湖北出台了《加快发展数字经济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的若干措施》《湖北省数字政府建设总体规划(2020-2022年)》,武汉则出台了《武汉市突破性发展数字经济实施方案》《促进线上经济发展实施方案》等具体方案。

支点财经还了解到,湖北省发改委正在编制全省“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专项规划,初步预计明年发布。

那么,什么是数字经济?在大力发展数字经济的过程中,湖北A股哪些上市公司有望受益?湖北发展数字经济有哪些优劣势?又该如何抢抓机遇?

火热背后是大势所趋

事实上,数字经济不是最近才“火”。

“行情”早在4年前就已启动。2016年,G20(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基于数字经济是全球经济增长日益重要驱动力的共识,发布了《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希望促进成员之间以及成员之外的沟通与合作,进一步释放数字经济潜力。

2017年,数字经济被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提出,推动“互联网+”深入发展,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随后,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

在此背景下,2017年底浙江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数字经济作为 ‘一号工作 ’来抓”。次年,杭州提出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

此后,广东、上海、北京等更多省市,均纷纷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并出台了相关规划和实施意见。

国家层面对数字经济也越来越重视。2019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及,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

在此背景下,我国数字经济规模不断扩张,并成为了国民经济中最为核心的增长极之一。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由2005年的2.62万亿元,扩张到2019年的35.84万亿元。同期,数字经济占GDP比重,从14.2%提升至36.2%。

我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及占比

数据来源: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

今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则进一步助推了数字经济的发展。

2020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电商网购、在线服务等新业态在抗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要继续出台支持政策,全面推进“互联网+”,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

在“重灾区”湖北,数字经济在疫情中也表现出了强大韧性。

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公布的信息显示,抗疫过程中,线上经济、无人经济、到家经济、宅经济蓬勃发展,带动大量稳定就业,并催生出新就业形态。视频会议、远程医疗、云课堂、网上展会等 “不打烊”服务,在支持复工复产、提振经济等方面,也发挥了独特作用。

即便没有此次疫情,湖北也有意要加快数字经济发展。今年1月发布的2020年湖北省《政府工作报告》便提出,“数字经济是未来发展竞争的主战场。湖北不仅要巩固提升 ‘九省通衢’枢纽地位,更要奋力抢占流量风口,成为重要数据枢纽”。

由此,湖北和武汉相继出台了前文提及的数字经济相关措施和方案。

“数字经济是大趋势、大战略、大潮流、大责任、大机遇,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创新融合,会引发链式突破,催生众多新产品、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行业发展、经济增长提供新的力量,为地方经济发展带来新的机遇。”2020年湖北省《政府工作报告》起草小组成员、湖北省人民政府研究室综合处副处长黄沙里对支点财经记者说,“从历史上看,每一轮技术变革,都会引发区域竞争态势的重新洗牌,提供‘弯道超车’的机遇,湖北应抓住机遇、迅速行动,加快发展数字经济。”

概念一直在升级

那么,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会给湖北带来哪些新机遇?特别是代表国民经济与产业发展中间力量的上市公司,又会迎来哪些利好?

回答这一问题之前,有必要回顾下数字经济概念的发展。

数字经济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美国学者唐·泰普斯科特于1996年所著的《数字经济:网络智能时代的前景与风险》一书中。不过,唐·泰普斯科特并没有对数字经济进行精确界定,只是用它来泛指互联网兴起后的各种新生产关系。

此后,数字经济开始流传开来,并有了一些定义,被认为是在互联网技术基础上,出现的电子商务和电子业务等互联网经济。

2000年之后,新技术突飞猛进,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新型数字技术层出不穷,并加速了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单纯的互联网经济已经难以涵盖数字经济的全部内容。

于是,这些新技术以及由此产生的新型经济活动,也被吸收到数字经济的概念中来。在前文提及的《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中,数字经济便被重新定义为“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不过,新技术一直在演变,数字经济的概念也因此不断动态发展。

今年7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最新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则对数字经济概念再次进行了升级,并提出了数字经济“四化”框架。

湖北概念股占比超过一半

根据数字经济“四化”框架,以及前文提及的湖北和武汉出台相关文件的说法,本文对湖北A股数字经济概念股,进行了梳理盘点。

截至今年7月10日,湖北A股共有109家上市公司。支点财经根据Choice数据、券商研报、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市公司公告及财报等内容总结,湖北A股共有58家上市公司涉及数字经济概念,在总数中的占比已经超过一半。

这些数字经济概念股主要涉及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

数字产业化方面,主要涉及5G、集成电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领域。其中,5G概念股最多,共有26家上市公司,代表企业有华工科技(000988)、武汉凡谷(002194 )、光迅科技(002281)等。同时,多家上市公司拥有多个概念,如长江通信(600345)既有5G概念,又涉及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概念。

产业数字化方面,涉及电商零售、线上教育、线上医疗、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数字阅读、数字农业、O2O房产中介、互联网娱乐、互联网金融等细分领域。其中,电商零售概念股最多,共有15家上市公司,代表企业有“老牌”零售上市公司鄂武商A(000501)、中百集团(000759)、居然之家(000785)、汉商集团(600774),也有今年新上市的良品铺子(603719)。和数字产业化一样,多家上市公司同时拥有多个概念,如马应龙(600993)和九州通(600998),既是电商零售概念股,也是线上医疗概念股。

此外,多家上市公司既涉及数字产业化,也涉及产业数字化。譬如,长飞光纤(601869)既涉及前者的5G概念,也涉及后者的工业互联网概念;对应的,精伦电子(600355)既涉及大数据概念,也涉及智能制造概念;天喻信息(300205)既涉及5G和物联网概念,也涉及线上教育概念。

在湖北A股上市公司里,这些数字经济概念股的股市表现和整体业绩也不错。以今年7月10日收盘价计算,湖北A股109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16705.31亿元,58家数字经济概念股的总市值为10982.68亿元,后者在前者中的占比为65.74%。

今年一季度,湖北A股109家上市公司的总营收为1765.02亿元,58家数字经济概念股的总营业收入为845.83亿元,后者在前者的占比为47.92%。同期,这109家上市公司扣非前后净利润孰低(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谁低就取哪个值)合计为44.09亿元,58家数字经济概念股扣非前后净利润孰低合计为17.23亿元,后者在前者的占比为39.08%。

前文提及的多项湖北和武汉数字经济相关措施和方案的出台,无疑会给这些概念股带来利好。譬如,在“数字经济13条”中,仅在实施5G万站工程上,今年就要新建5G基站5万个以上,实现5G网络武汉市城区室外全覆盖。

湖北数字经济全国排名第七

同时值得期待的,还有湖北数字经济产业的蓬勃发展。

除了上述数字经济概念股外,湖北还有很多数字经济相关的非上市企业,以及国内知名数字经济企业在这里落地,他们整体构成了湖北数字经济的发展水平。

譬如,数字产业化里最有代表性的5G概念,湖北本土还有年销售额均过亿元的湖北康泰塑料有限公司、湖北楚天通讯材料有限公司、湖北楚天电缆实业有限公司等,他们生产的光缆护套、光缆钢铝带、光缆等产品,可广泛用于5G建设中;总部注册地不在湖北、但在湖北有业务布局的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及中国铁塔,也都是湖北5G建设的中坚力量。

又如,在产业数字化里最有代表性的电商零售概念,湖北本土还有楼兰蜜语、宁美国度、猫人等公司,他们各自在休闲零食、DIY电脑、内衣领域,线上销售额在全国均排名靠前;外来企业里,小红书、美菜网、每日优鲜等独角兽企业,在湖北都有较大布局,并将第二总部落地武汉。

正因为有这些企业的支撑,近年来湖北数字经济的整体发展情况越来越好。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2019年)》显示,2018年湖北数字经济规模超过了1万亿元,位居中部第一、全国第八。同时,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超过了30%。

前文提及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最新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则显示,湖北数字经济规模排名往前提升一位,在全国排名为第七位。

单从武汉来看,其数字经济表现更加喜人。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武汉数字经济增加值为5772.06亿元,占GDP比重达38.9%。到去年时,武汉数字经济占GDP比重已达40%左右。去年底,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智慧城市联合实验室发布了《2019城市数字发展指数报告》,从数字环境、数字政务、数字生活、数字生态4个一级指标及20个分指标,对各城市进行综合评分,武汉超越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排名第三(前两名是杭州和上海)。

随着前文提及的多项湖北和武汉数字经济相关措施和方案的逐步实施,湖北和武汉数字经济在全国的表现,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需要诞生像阿里这样的平台型企业

“湖北要打造数据枢纽,绝不能只满足于在中西部板块领先,更要奋力实现‘弯道超车’,力争打造全国甚至全球的数据枢纽。”黄沙里对湖北数字经济的发展寄予厚望。

在黄沙里看来,湖北发展数字经济有几大优势:一是科技资源优势,湖北科技创新能力位居全国第七位,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大学和科研机构创新实力突出,在人工智能等领域拥有一批有重大影响力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二是传统产业优势,湖北传统产业占比大,产业转型任务重,但因此利用数字技术提升现有产业的空间更大,数字经济发展的潜力也更大。

不过,黄沙里也坦言,虽然湖北数字经济发展势头较好,但与发达省市相比还有较大差距。她举例说,虽然湖北在新一代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产业方面,培育了一批有竞争力的企业,但从整体上来看,这些企业大多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提供者、应用者,还没有诞生像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这样的平台型企业。

这与前文盘点湖北A股数字经济概念股的结果一致,即欠缺数据化治理和数据价值化的相关企业。

“这些平台型企业除了提供基本服务,也越来越具备金融、数据收集等功能,而这些资源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资源。”黄沙里解释说,以数据为例,依托大数据,未来将衍生出数据服务、数据化学、数据材料、数据制药、数据探矿等一系列战略性新兴产业,“掌握不了战略资源,湖北的发展空间就会受到挤压。”

“湖北要抢占流量风口,打造数据枢纽,依然任重道远。”黄沙里说,“全国各地都在开足马力发展数字经济,中流击水,不进则退,慢进也退,只有顺应潮流才能傲立潮头。”

黄沙里从政府层面提出了建议,认为应重点加强“五大支撑”:一是强化基础设施支撑,加快基础设施迭代升级,把“硬环境”做硬;二是强化产业支撑,重点抓好大数据、智能制造、“芯屏端网”等优势产业,培育一批龙头企业,集聚更多第二总部和独角兽企业;三是强化环境支撑,优化营商环境,打造有利于创新创业创造和数字经济发展的“软环境”,以“放管服”改革为重点转变政府职能,把市场主体的活力充分激发出来;四是强化财力支撑,既要做好减法,顶格落实国家减税降费政策,又要做好加法,加大支持创新创业的财政投入,让科技企业更加专注于创新;五是强化人才支撑,以湖北丰富的高校院所为基础,着力在数字经济各领域培养若干批高素质人才。